夏圭《溪山清远图》

发表时间:2021-03-08 17:22

想要體驗一下江南的山水臥遊之旅嗎?看看畫上的景物舖陳!那兒有山有水,有屋舍有小橋;像是聆聽交響樂一般,有時景物是那麼地恬靜,可以佇足欣賞,有時又像畫幅中段的懸崖一般,跌宕起伏,充滿驚險。

自從宋朝的政治中心,由北方的開封遷移至杭州後,繪畫上的主要風格似乎也有所轉變。李唐這位宮廷畫師大概是第一位嘗試突破巨碑式山水的畫家,從所畫的《江山小景》中可以想見,南方水澤平地所衝擊出的風格轉變。這樣的構圖模式,經歷世代交替之後,一直到馬夏畫派,作品的風格才臻於巔峰,夏圭的《溪山清遠》當是這類作品的成熟代表。

除了作品的構圖外,有一點值得我們特別注意,《溪山清遠》以紙本作為繪畫的材料,如此便更容易突顯筆墨的層次。仔細看看,每一塊石面除了再現了自然的景像,其中也蘊藏了抽象的筆法造形,您是否也查覺到,筆鋒以各種角度接觸紙面時所產生出的不同墨跡?

夏圭(活動於西元11801230年前後)字禹玉,浙江錢塘人。寧宗朝(11951224)畫院待詔,賜金帶。善畫山水、人物、與馬遠齊名,時稱馬夏。《格古要論》稱「其意尚蒼古而簡淡」,並謂其善用禿筆,畫樓閣亭台不用尺界,只信手為之,筆意精密,奇怪突兀,氣韻頗高,當為一代名手。子森,字仲蔚,亦善畫。

本幅高頭大卷,紙凡十接,除第一段為二十五公分外,後九段均約九十六公分,揣測此圖無作者署款或與首段殘缺有關。拖尾有明初陳川跋長詩,言有吳生者持〈夏圭溪山清遠圖〉來請詩,當為此卷定名,時洪武戊午十一年(1378);

陳川跋(點擊看大圖)

平顯跋

另平顯(十四世紀)亦和陳川韻於後。而除上二跋外,幅內之收藏印甚少,本幅卷尾有「黔寧」、「公餘」兩半印,上印之「黔寧王子子孫孫永寶之」為沐璘(十五世紀)鈐,璘為沐英(13451392)曾孫,而英為明太祖養子,嘗仰重平顯之博學多聞,徵召其為教讀卒,另「公餘」白文半印不知為誰,然從篆法判斷當係明人作風。「欽賜臣權」則為清世祖賜宋權(15981652)所有,權傳其子宋犖(16341713),後歸清宮。

丘壑澄江,時而危峰突起,時而悠然遠眺,山川縈帶,坡陀僧宇。筆墨緊密鬆秀,景物佈列得宜。舊謂「長幅難於深遠,褊幅難於深高。」夏圭此長卷景物繁複,畫家運用仰、平、俯視等各種不同角度取景,使起伏的峰巒、層疊的巖壁因不同的視點在各個獨立的段落裡,產生特有的空間結構。「上下互見,前後相照,高低遠近,深淺大小,隱顯紆直,夷險靜躁,各得其宜。」張寧盛讚夏珪純熟穩健的作風甚得其精要。

稍晚於馬遠的夏圭,是活動於寧宗朝的重要畫家,說者謂自李唐以下,無出其右。馬、夏皆師李唐,相近而不全似,馬擅以戰掣筆意,夏則直勁簡率,並從李唐的筆法基礎上,發展出墨瀋淋漓的韻味。若此幅夏圭先以枯筆渴墨鉤皴石壁輪廓,再用和著大量水份的筆墨迅疾擦染,在質地堅硬的熟紙上令其水墨交融,淋漓暢快。古人嘗言:「得筆法易,得墨法難;得墨法易,得水法難。」夏氏此圖,兼而有之。另幅間濃淡墨色強烈的對比,與大量的留白,更可造成近遠景間有著廣闊的空間感。董其昌嘗形容夏氏由繁入簡的大斧劈皴法如「塑工所謂減塑者」,若滅若沒的濃淡佈墨則溶入了二米的墨法。(許郭璜)



分享到:
首页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艺术资讯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艺术技法               专题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图片
SKILLS TRAINING DESIG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