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
发表时间:2020-12-19 21:48

中国近现代画坛群英荟萃,涌现出一批不同凡响的大家,其中有两位的风采与交游尤为亮眼。他们就是人称“南张北溥”的张大千和溥心畬。“南张北溥”的书画艺术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据着崇高的地位,对中国画的发展产生了深刻而持久的影响。今日,“南张北溥——张大千、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在长沙博物馆开幕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
     此次展览,长沙博物馆向吉林省博物院、四川博物院借展张大千与溥心畬两位先生作品74件,涵盖山水、人物、花鸟各个门类,向观众揭示张大千、溥心畬早期绘画风格的发展脉络。同时,又从湖南省博物馆、长沙博物馆精选出何绍基、王闿运、曾熙、齐白石等人书画作品10件(套),来探讨两位先生与湖湘艺术的渊源关系,让观众领略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交融与魅力。

     展览共分为:大千篇“化古为我法”、心畬篇“远白末尘埃”、师友篇“与湘为徒矣”三个单元。

     第一单元主要展示了张大千以黄山、华山以及青城、峨眉山等地为主,创作的《新安江秋色图》、《华山图》、《白云绕山图》、《黄山文殊院图》、《峨眉一角图》等杰作,以及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张大千远涉敦煌临摹的壁画《敦煌画初唐璎珞大士图》、《元人供养像图》、《晚唐伎乐菩萨图》等。大千先生面对自然,印证古人技法,最终化为“不负古人告后人”的泼彩风格,让中国的传统绘画于东西方艺坛大放异彩。

     张大千原名张正权,后改名爰,字季爰,号大千,斋号大风堂。大千先生是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史上的一座丰碑,纵观其一生的创作经历,沿清、明、元、宋而上,直追唐、隋至北魏绘画,最终以活泼多变之姿谱写崭新画风,化为“不负古人告后人”的泼彩风格,让中国的传统绘画于东西方艺坛大放异彩。张大千的山水画一方面以清初四僧石涛、渐江等人为师,将古人之法与自然山水融会贯通,后上溯宋元诸家,苍茫厚重不失清润之气;另一方面他对青绿山水的探索,则超越董其昌“崇南抑北”的主张,寻找“没骨”山水画典范张僧繇与杨升,精工秀丽又不失磅礴大气。大千先生的人物画经敦煌的重彩洗礼,健美多姿又紧扣时代审美趣味,花鸟画则以书入画,取法宋人的写真逸趣与唐人的妍丽色彩,兼具现代感与装饰性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张大千 《白云绕山图》 1940年
纵97厘米 横40.5厘米
款识:庚辰夏寄祝铭三兄六十寿,大千弟张爰青城山中。
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、春长好、以介眉寿。

      张大千的这幅画作,与明清以来所流传的没骨山水相近,属于小青绿一路。画面主峰运用强烈的对比色朱砂与石绿,人物用减笔,做到“远人无目”。树近处根枝分明,远则使用点戳画法,不见树枝。整体画面华丽而有清气,不见俗意。此图创作于1940年,也说明张大千对青绿山水的探索,早于1941年至1943年的敦煌之行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张大千 《白描仕女图》 1944年

      张大千曾说自己“腕底偏多美妇人,眼中恨少奇男子”,足以体现其对仕女画的偏爱。此画中仕女长裙蔽足,双手背握,以淡墨为衣褶、浓墨为束带,线条圆润流利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张大千 《临摹元人供养像图》 1941年-1943年
立轴 纸本 设色;   纵165厘米 横81.5厘米;裱长276厘米 宽100厘米;四川博物院藏

      回鹘是维吾尔族的前身,唐朝时期在西北地区建立过政权。1037年至1068年间,回鹘人在沙州(今甘肃省敦煌市)建立政权,并兴建和重修敦煌。因此,在敦煌壁画中留下了丰富的与回鹘有关的图像。张大千临摹的原壁画位于安西榆林窟第39窟,始建于唐代,沙州回鹘时期整窟重修,全窟壁画被重新绘制。

      张大千临摹《元人供养像图》画中人物均未点睛。图中前者为回鹘供养人,头戴三叉高冠,细眉窄目,蓄八字胡,凝视前方。他身穿皂色圆领团花纹窄袖锦袍,腰间束双带:上为红色束腰带,下为蹀躞带;双手持长颈香炉,站在团云纹地毯上虔诚供养。推测其可能是回鹘高级官员。随后的侍从头戴平顶白色便帽,后垂发辫,蓄八字胡,身穿绿色圆领袍,腰束蹀躞带,双手持仗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张大千 《临摹初唐画璎珞大士图》 1941年-1943年
立轴绢本设色; 纵191.7厘米 横85厘米; 裱长288厘米宽101厘米;四川博物院藏

      画中菩萨头有背光、面有胡须,足踏红莲花,右手抬于胸前,作臂微屈提一净瓶,璎珞满身,其右侧有花枝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张大千 《临摹晚唐伎乐菩萨图》 1941年-1943年
立轴 纸本 设色;纵93.7厘米 横85.3厘米;裱长220厘米 宽96厘米;四川博物院藏

      该图临摹于敦煌榆林15窟前室窟顶。此伎乐菩萨弹的琴只有一根弦,又名箜篌,出自印度,隋唐时经西域高昌等地传入内地。菩萨面像丰腴,神态安详,长巾飘转,一手握琴,一手拨弦,动作自然。吹笛的飞天乘着云彩,舒卷着舞带,一幅安详自在的神情。其丰腴的面庞、健壮的体态体现了唐代丰肌秀骨之美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张大千《临摹敦煌佛经故事》(粉本) 1941-1943年
纸本 墨笔 纵185.5厘米,横96厘米 四川博物院藏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张大千《临摹敦煌反弹琵琶伎乐》(粉本) 1941-1943年
纸本 墨笔   纵54厘米 横88厘米   四川博物院藏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张大千《古松栖鸦图》   1936年
纵126.5厘米 横47.5厘米
款识:松雅(鸦)古画中不多见,惟新罗山人有之。于此作参合边景昭、陈老莲笔法写之。丙子春日,蜀人张爰。
钤印:大风堂、张爰、大千大利、太华峰头作重父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张大千《荷花鹡鸰图》   1946年
纵83.5厘米 横38.2厘米
款识:画舸无恩别浦长,绿云十里暗红妆。一番雨过秋如许,从此西风夜夜凉。丙戌十一月,大千居士爰。
钤印:大千居士、三十六陂秋色、蜀郡张爰。

      第二单元呈现了溥心畬山水画的多种面貌,画风既有南派山水画的秀丽含蓄,又有北派山水画的势状雄伟,如《坐看枫艳图》、《松隐图》、《鲍照诗意图》、《雪景寒林图》、《秋风暮色图》、《秋山望远》等,以及心畬先生受其家藏宋唐名画影响所作人物、鞍马与花鸟画《奚官调马图》、《竹鸥图》、《松猿图》等,寓兴闲放又直抒胸臆。

      溥心畬原名爱新觉罗•溥儒,初字仲衡,后改字心畬,号西山逸士、羲皇上人等,是清代道光皇帝曾孙,恭亲王奕䜣之孙,末代皇帝溥仪的从兄。这位“旧王孙”将世俗之事淡然处之,勤勉于书画,用精妙的笔法,渲染出一个安静又不沾尘俗的文人世界,确立了“应时而变,行利合一”的书画风格。溥心畬笃嗜诗文与书画,兼擅人物与花鸟,其山水画可称“北宗为体,南宗为用”,呈现多种面貌。一为“南宗”的温润秀雅,取法“四王”、董源、巨然等人,淡墨勾皴与浓墨点苔相间,颇具南方山水空蒙深秀之致。二为“北宗”的势状雄伟,主要承袭南宋马远、夏圭的边角构图与刚健遒劲的笔法,浑厚华滋之中尽展刚峻冷峭之美。心畬先生的人物、鞍马与花鸟画受其家藏宋唐名画影响,寓兴闲放又直抒胸臆,书法博采众家而不专一,尤擅行草和小楷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溥心畬《松隐图》
纵68.2厘米 横39.8厘米;
款识:松影秋烟里,阑干水竹清。忘机狎鸥鹭,于此听泉声。嘉榞先生清赏,溥儒。
钤印:旧王孙 溥儒 省心斋 壶在高山

      作为皇族出身的“旧王孙”,溥心畬居住恭王府的30年间,受府中早期收藏的书画影响颇深。对自己的学画途径,他有这样的叙述:“家藏唐宋名画,尚有数卷,日夕照摹,兼习(绘画)六法。” 此画临仿自南宋画家马氏父子的《对月图》、《松月图》。无论是一角半边的构图,还是爽利的斧劈皴,都临仿得惟妙惟肖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溥心畬 《雪景寒林图》 年代不详

     溥心畬擅长营造雪景的荒寒气氛,用中、侧锋并用的行笔,勾勒出峭拔山峰与坚硬石头。连张大千都毫不吝啬地称赞:“并世画雪景,当以溥王孙为第一。”《雪景寒林图》的巧思在于:画雪只用墨染无雪之处,其雪自现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溥心畬 《奚官调马图》 1948年

      此幅作品中昂首嘶鸣的骏马形象,是溥心畬临摹唐代《照夜白图》而来。画面无背景,只设一人一马,营造出紧张激烈的气氛,恰到好处的留白,给观者以想象空间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溥心畬《青绿山水》
纵167.2厘米   横40.5厘米
款识:几日霜风木叶干,湖山深处水云宽。闲情每向无人得,落日孤亭枕石寒。遥看瀑布落寒清,野服乌巾自在行。好似匡庐读书处,满林红叶夜猿声。溥儒。
钤印:溥儒、西山逸士、水村残叶舞愁红、模山范水。

      第三单元精选湖南省博物馆与长沙博物馆所藏何绍基行书、曾熙晚年山水画、张大千画友符铸的花鸟画以及齐白石等人书画作品一并展出,有助于我们梳理张大千、溥心畬早期书画的发展源流,推及二人的师承取法,深入了解两位先生的艺术面貌。

      不论“南张”还是“北溥”,皆曾受湖湘文化之浸润。将湖南省博物馆与长沙博物馆藏湖湘名人书画作品一并展出,有助于梳理张大千、溥心畬早期书画的发展源流,推及二人的师承取法,深入了解两位先生的艺术面貌。张大千早年便投拜于碑学大师曾熙门下学习书画,这段经历让他眼界开阔,领会了古书画中的奥妙,为其书法与绘画夯实了基础。曾熙喜欢何绍基书法,张大千亦受影响,以颤掣崎岖的运笔结合纵横倾斜的体势,形成了既宽博纵逸又奇趣横生的书法风貌。溥心畬居北京西郊马鞍山戒台寺避祸时,有缘结识了来自湖南沩山密印寺的永光法师,其文学与书法皆深受永光法师的影响。启功先生认为溥心畬“碑底僧面”的书法途径,主要的运笔办法是从永光法师俊逸书风中得来,而后心畬先生又将这种具有疏秀、开阔之气的行草用笔以书入画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张大千和溥心畬1955年日本合影

      张大千与溥心畬两位先生,二人在友人引荐下相识,从此开始一段长达近半个世纪的传奇交往,惺惺相惜又相互唱和,合作了多幅作品,成就了中国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一段画坛佳话。

      启功先生曾亲眼所见:“两人在恭王府合作起画来,各自运笔如飞,随即将半制成品丢给对方,对方立即补全,三小时之内完成几十张,你来我往,默契十足,令人看到两位一流大师表演行云流水般的画艺绝技。”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《出则为孔明图》 年代不详

      这件作品不仅集合了近现代三位中国画艺术大师的心血,也是长沙博物馆此次举办的“南张北溥——张大千、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中两人合作的唯一书画作品。十分难得。《出则为孔明图》描绘了诸葛亮的坐像,画的右上方有张大千隶书题“出则为孔明”,左侧有溥心畬草书所写《出师表》全文,右下方有张大千弟子何海霞题“门人何海霞画几席”,也就是说,画中人物由张大千所画,而桌几和蒲席由何海霞所绘制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曾熙《山水》 1928年
轴 纸本 设色;纵131.5厘米 横44.5厘米;湖南省博物馆藏
题署:今岁(年)十一月,卓男妇赵氏来贺予六十八岁生日。将返湘,以此幅与之,当归告其夫曰:若父虽健书画乐事,然以之易钱则苦。须知一笔一点皆精神所寄,一钱一粟皆筋力交换得来,其深诵斯语敬守之。腊七日,老髯记此。
又题:美哉此山河,劫后生意足。神圣虽徂沦,正气郁岳渎。贞元会有期,日月当旦复。胜残百年事,所苦民命酷。得酒欢客饮,有书授儿读。还我元漠心,澄虑且观物。戊辰中秋复检此幅书此,农髯熙。
钤印: 曾熙之印(白文方印) 髯公(朱文方印)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符铸《红梅竹石图》   1937年
轴 纸本 设色;纵110.5厘米 横25.3厘米;湖南省博物馆藏
题署:春在梅花竹影中。丁丑二月,铁年。
钤印:符铸(朱文方印)铁年长寿(白文方印)

      本次展览自1月29日开幕,将持续至4月28日。
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“南张北溥:张大千溥心畬早期书画特展”亮相长沙博物馆


分享到:
首页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美考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教育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专题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图片
SKILLS TRAINING DESIGN